打劫的手段

 新闻资讯     |      2018-04-23 16:43
就在楚扬盘算着找个黑压压的地方对李娟下手时,李娟也很是配合的拐进了一条没有几盏路灯的小巷。

  这是一条几百米的小巷,两旁的建筑也带着这个城市上世纪的烙印,低矮的建筑,水泥抹就的墙体,再加上墙体上的爬山虎被夜风吹的嗦嗦作响,整条巷子在深夜中散发着着一种冷森的气息。

  李娟是堂堂的云水集团冀南分部的一个部门经理,当然不会住在这种地方的,他之所以拐进这条小巷,完全是因为穿过这条小巷后再经过一条公路,就可以到达他住的‘泉城人家’小区了。

  小巷、夜深、无人,这三个要素最适合是做那种见不得光的事了。所以,在看到李娟拐弯后,楚扬心里当即嘿嘿的一声奸笑:嘿嘿,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己进啊……

  既然李娟这样配合,楚某人要是再不趁机干点什么的话,他肯定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心里这样琢磨着,他就停住脚步,开始在地上搜寻看看有没有板砖之类的趁手家伙。不过让他有点失望的是,白天那些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很是称职,别说寻找趁手的板砖了,就是想找一个破棍子都找不到。

  虽说楚扬的手和板砖相碰后,碎的肯定是板砖,但有板砖在手才会更像职业打劫的痞子不是?

  弯腰向地上搜索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称心的武器,又怕李娟很快就穿过小巷闪人了,所以楚扬也顾不上去找板砖了,紧走了几步身子贴在路旁建筑物一角,慢慢的探出头想观察小巷里还有没有别人。

  ……靠,小巷里面除了李娟外,还真的有个人从小巷那边正走过来,而且,借着主干道上的灯光可以隐隐的看出,对面过来的那个人,肯定是个女的,因为走路的姿势很好看,纤细的腰肢扭啊扭的,挺让人想入非非的。

  凭着这个家伙的人品,他会不会借机对这个女人起歹意啊?要是他真敢这样的话多好,那老子又有英雄救美的机会了。最好在教训他一顿后,顺便敲诈两个小钱花花,就像是从那个小偷手里抢过那个妞的钱那样。这样不算是强抢吧?和当初教官不能持强凌弱的教诲应该并不撞车的……楚扬心里琢磨着,就瞪大眼睛的看着小巷祈祷:你怎么还没有对那个女的动手动脚啊?这样怎么会给我敲诈你的机会呢?

  妈的,今晚真够丢面子的,竟然被一个啤酒妹给拒绝了。李娟心情很不爽的走在小巷里,抬起手腕看了一下那块卡西欧夜光手表,现在已经深夜十一点半了,再走几分钟就可以回家了,回家后先洗个凉水澡,再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到明天起床后这些不快就会没有了。

  唉,只是一个人居住,还真怕孤枕难眠啊,如果这时候能够搂着那个清丽的啤酒妹,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啊。李娟心里这样想着抬起头,看到前面有人迎了过来后,下意识的向旁边一让……但那个走起路来特好看的人,竟然直直的对着他就走了过来。

  “哎,你这人是怎么走路的?难道没有看到我吗?”李娟脚步顿住,刚想指责对方这是怎么走路的,但却是接着一呆。因为接着微弱的灯光,他看清楚了这个走路挺好看的人是谁了:月朦胧酒吧那个卖趵突泉啤酒的啤酒妹,欢欢。

  她怎么在这儿?难道说是来求我和唐老板说说再让她回去的?在看清离着自己也就是半米远的这个人是谁后,这个想法首先就浮上了李娟的脑海。所以他硬生生的咽下了教训的话,语气里带着自以为是的风流倜傥:“呵呵,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这不是欢欢小姐嘛,咱们还真是有缘呢。咳,欢欢小姐,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来求我和唐老板求情的……哎哟,你这是干嘛!”

  “是啊,咱们俩还真是有缘呢。”夜流苏哼哼的冷笑着,左手伸出,一把就抓住了李娟的衣领,手腕一拧,后者立马就有了窒息的感觉,连话都说不出连贯了,只是一个劲的用手去掰她的腕子:“你、你松开。”

  “李经理是吧,刚才在月朦胧的时候,你还不是挺牛的吗?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夜流苏冷笑着说完,抬起左手啪的就给了李娟一个大耳刮子,根本不等他‘享受’到疼的感觉,反手又是一记响彻整条小巷的耳光,让李经理觉得眼前怎么那么多小星星在飞呀飞呀的。

  反反正正的抽了李娟足有十几个耳光后,夜流苏这才感觉心里的郁闷稍微差了点,于是就稍微松了下手,将他顺势摁到墙上,等他晃了晃脑袋觉得有点清醒了,这才恶狠狠的说:“以后出门把眼睛瞪大些,有些人根本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你、你这样对一个知识分子施暴,是、是种违法行为,我要去司法机关控告你侵犯我的人身安全!”逐渐清醒过来的李娟,并没有被夜流苏粗暴而震住,反而咳嗽着试图用法律当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咳,你敢打我,你就等着明天吃官司吧!”

  “我好怕哦。”夜流苏也没有想到,刚才还色迷迷的李娟竟然还能说出这番正义凛然的话,在稍微一愣后,嘴角突然翘起,送给李娟一个注定要付出代价的明艳微笑,然后慢条斯理的从他西装口袋里掏出钱夹,把十几张现金全部放进自己口袋后,这才替他塞回原处。

  “你、你这是抢劫!”说实话,李娟这人色归色了点,但的的确确是个很懂法律的家伙,尽管脖子被人家掐的浑身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但还是挣扎着警告夜流苏:“你这样做是要坐牢的!如果你以为暴力就会让我屈服的话,那你可是看错人了!我明天肯定会去报案的,报案……”

  “对呀,我就是抢劫了,怎么着吧。呵呵,那你明天去告我好了,如果你还有命活着回去的话。”夜流苏洁白的牙齿在黑夜中闪着光,而眼里却浮上了一抹让李娟在黑夜中都看到的残酷,吓得他当即闭嘴,呆呆的看着夜流苏慢慢的举起左手,攥成拳,呼的一下对着他面门就直直的砸了过来!

  “啊!不要!”从夜流苏眼里看出残酷眼神的李娟,在她一拳打来的刹那,终于知道什么是后悔了。再也不敢什么法律不法律的了,嘴里嘶吼着不要,下意识的闭眼、抬起双手挡在自己脸前,接着,就听见‘咚’的一声。然后他就顺着墙软软的瘫坐在地上,嘴里还在小声的哀求着:“不要啊不要,我再也不敢了,不要啊不要……”

  见他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夜流苏嗤笑一声,看了看刚才砸在李娟脑袋旁水泥墙上的那个小坑,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再也不管他嘴里嘟囔什么的就走出了小巷……

  “喂,人家都走了很久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叨叨这些没用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把脑子理一团浆糊的李娟惊醒,他啊的一声双手撑着地向后快速的挪动了几下,抬头喊道:“你就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去告你了!”

  “行了行了,快起来吧,我不是那个女人。”老板他娘真不简单啊,有这么好的身手竟然出来当啤酒妹,她这是在掩饰什么呢?等夜流苏走出小巷才过来的楚扬,用手摸了摸墙壁上那个小坑,眼里带有了惊讶。

  用拳头在水泥墙上砸个小坑,楚扬自然轻而易举的办到,不过他没想到,外表看起来那么温文尔雅的女孩子,竟然也有这种本事,这就不能不让老楚同志对她刮目相看了。

  “你、你不是那个女人?哦,你是个男人。”等看清站在眼前的的确是个男人,而那个让他心里真的很怕的欢欢小姐已经不在后,李娟先是摸了摸自己生疼的腮帮子,直到确认除了脸蛋有点浮肿再也没别的损伤,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接着就一把拽住楚扬的裤子,声音里带着惊恐的哭腔:“这位先生,刚才你有没有看到那个打我的女人?”

  “看到了啊,刚才我还以为你们是两口子吵架呢,都没好意思过来。哦,原来你不认识她啊?不过现在她刚才就已经走了,也许是在外边等着你吧?”楚扬很‘善良’的把李娟扶起来,替他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尘土:“好了,时间不早了,反正人家也走了,我也得赶紧去货场干活了,你还是赶快回家吧。”

  “你说她、她很可能在外面等着我?”看到楚扬作势欲走后,李娟连忙一把拉住他:“先生先生,你能不能行行好,把我送回家啊?我一个人真的怕、怕再遇见她呢。”

  “可我得去货场上夜班啊,要是为了送你回家而耽误工作的话,这个月的奖金肯定会被那个黑心包工头给扣掉的。”楚扬一脸为难的说:“我不是不想助人为乐啊,实在是我到点了啊。”

  “不要紧不要紧的,不就是一个月的奖金嘛,”李娟现在是真的再怕遇见李寻欢了,好不容易有了个‘被倚为靠山’的人在这儿,他说什么也不松开楚扬的衣服了,只是一个劲的说:“只要你把我送回家,那这个月的奖金和今晚的工钱,由我来支付你好不好?”

  “可、可我一个月的奖金很多的,你能给我多少啊?我看你还是自己回去吧。”楚扬一脸为难的说着,就做出了要向来路走的架势,生怕这家伙会心疼钱而真的让他走了,又很‘关心’的给丫的几句忠告:“我觉得吧,刚才那个女人不一定在路上等你,很有可能早就在你住的地方等了,你最好还是先找个宾馆凑合一宿,免得再碰到她。”

  “大哥大哥,你可千万别走,你看这样行不行,”被楚扬这一恐吓后,李娟更是慌了:“你把我送回家后,我给你两千、哦哦哦,不不不,是三千块钱怎么样?算是补偿你的损失。”

  “我一个月的奖金可两千八呢,再加上今晚的工资……嘿嘿。”做出一副有点心动的样子,楚扬憨厚的笑笑,不说话了。意思显而易见:俺一个月的奖金就有两千八了,再加上今晚的工钱,再加上送你时冒着的危险,到底该给多少钱,您老人家自己看着办吧。

  “五千!五千总可以了吧?”钱是身外之物,只要自身安全就行。就因为抱着这个想法,李娟经理生怕楚某人不送他回家,当即就把‘陪送’价格从三千涨到了五千。

  “唉,其实我也挺担心你安全的。”很是装逼的思考了片刻,楚扬点点头:“既然你都给开出这价格了,那我就豁出去了,送你回家!”

  “谢谢谢谢!”看楚扬终于肯送自己回家后,李娟是一叠声的道谢,随即孩子般的紧紧拽着他的胳膊,就像是传说中热恋的背背山那样,磨磨蹭蹭的走出了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