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就打了

 新闻资讯     |      2018-04-25 15:14
男人警惕十足的说,“我叫李全,以前四中的,跟虎哥混过,你不是去当兵了吗,怎么回来了?”

李全口中的虎哥叫王虎,以前四中的霸王,还和我打过架,一直都不太对付,听说现在去上大学了。

这城市就这么点大,而且上学时爱打架的就那些个,李全认识我也不奇怪。

可是,虽然李全道出了他的姓名,还提起了王虎,但我还是不认识他,估计以前是王虎的一个跟班,现在王虎不在这个城市了,他当然就威风了。

想到这儿,我冷笑了一声说,“既然跟王虎混过,那就识趣点,把椅子放下。”

因为我力气太大,身前被勒住的这货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越是挣扎,就被我勒得越紧。在我手里,他就跟土狗没什么两样。

李全看我动真格的了,马上把椅子丢掉了。

我立刻招呼了马文一声,“老马,过去扇他俩耳光,让他长长记性!”

在这些小流氓面前,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坏,我比他们更坏。

原来我打架出了名不要命,所以李全听了我这话,也没敢动,而且他明显忌惮马文,当初马文上学的时候打架不比我差,敢下死手着呢。

马文笑嘻嘻的走了过去,先从旁边桌子上拿了一只酒瓶,然后磕碎,一脚又把桌子踢翻,这才腾出一只手来脆生生的扇了李全两巴掌,教训道,“你刚不是英雄吗?没本事把妹,还怂恿后面这烂崽摸小姑娘奶,脱小姑娘裤!现在怂了?”

说着,马文又连扇了李全四五巴掌,李全愣是连个屁都没敢放。

打过架的都能看出来,就马文刚才这几个动作,肯定是老江湖了,拿过酒瓶磕碎了,意思是让李全别动,不然扎你两下可不赖我,一脚又把桌子踢翻,则是防止李全在桌子上也拿酒瓶反抗……

一般这两个动作一出,对方很少有还手的,除非像我和马文这样,打架真敢玩命的。

看李全怂了,我也没打算真对眼前这货下死手,松开铁丝就把他推开了,可是,我刚松开铁丝,眼前这货转身就跟我耍起横来了,抡起胳膊就要打我,嘴里还骂,“我靠尼玛的!!”

砰!

我是真没把他放在眼里,“靠”了一声,拳随声到,一下打在了他的脸腮上,直接把他干翻在地,然后刚想上前继续揍他,李全突然跑过来了,一把按住了他,大声骂,“你他/妈别耍横了,你想成残废啊?他是刘夏,三中的刘夏!”

因为当年嫂子差点被强奸,我打残人那事,在这个城市还挺轰动的,和我差不多一个年纪的都知道,所以也都因为这事儿怕我了。

果然,被我干翻的这货没话说了,只用眼神死死的看着我,跟纸老虎似的,这号人我见多了。

事情既然出了,就得有个结果,我拿出了一根烟点上,也没说话,就冷冷看着李全。

李全倒也识时务,按住地上那货以后,低着头对我说,“刘哥,你想怎么样才肯放我们走?”

我吸了一口烟,想了想,说,“我这顿饭还没结账呢。”

李全二话不说,马上从钱包里点出三百块钱来,要递给我,可我一弯腰,顺手把他的钱包抢了过来,李全刚要起身,马文过来了,拿着烂酒瓶子指着他,“我尼玛……”

李全那个恨啊,又不敢发作,只能低着头咬着牙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