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咖娱乐平台破门而入

 新闻资讯     |      2018-03-28 11:29

  夏朵觉得自己头痛得更厉害了,这样的情况是自己始料不及的,即使是两人赤身露体的躺在一起了,她也觉得不会发生什么的吧?因为自己没有了意识,而湛北哥哥对自己没有那种意思,也许是个意外,也许有别的原因,而是当看到那床单上的红色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是该喜悦还是该难过,她的认知里女人最珍贵的东西便是节操,她觉得自己的第一次一定要献给最爱的男人,现在梦想成真了,可是这个男人却不喜欢他。

  她将目光从床上移到了聿湛北的脸上,他脸上那明显的憎恨跟嫌恶的表情,让她心里一疼,委屈的哽咽出声“湛北哥哥。”

  “别叫我。”聿湛北~怒声呵斥一句转过头来恨恨的瞪着满脸泪痕的夏朵,一口牙都恨不得咬碎了,上前一把抓起她的手臂用力的一拉将她的身体带向自己靠近了,夏朵一手紧紧的抓着自己身上的床单,脚下一个不稳身体靠在他的胸前,贴在他胸前的脸都能感觉到他愤怒的心跳,她心惊不已,心里更是难受,明明吃亏受委屈的是自己,他怎么会这样的愤怒?

  聿湛北嫌弃她的触碰将她的脸从自己的胸前推开冷冷的目光注视着她“夏朵,我果然小瞧了你,真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连你的节操都搭上了,恩?”

  他冷硬的声音,让她身上发寒,她觉得自己都要委屈死了,眼眶里的泪水不断的流出来,摇着头呜呜的哭着解释”我没有,我没有”

  聿湛北恨死了她这幅无辜的可怜相,昨天自己昏过去了,一点意识也没有,如果不是她主动,两人怎么会赤身裸体的在一起,又怎么会有那一抹红色的印记?说不定她早就打探到了自己会出现在这间酒吧,所以才会来到这里,要是在他喝的酒里放些什么特别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夏家的财力能力只这样一点点的小事想要做是很简单的,他真的是该防备着的,尤其是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小丫头能有这样的心计,也怪他自己长到这么大只接触了霏梦一个女人,对于女人他的认知就是霏梦那样的单纯,自爱。

  两人秘密交往了两年至今还没有突破那一道防线,他尊重霏梦,也觉得在没有任何保障的前提下,将她占为己有,因为家里的情况他自己了解,霏梦想要成为他的妻子还需要他的努力,所以这两年来,他接管了父亲的职位开始为自己的未来筹备,而现在他已经有了极大的把握能够对霏梦有一个交代了,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夏朵,怎叫他不愤恨。

  想到霏梦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难过,他就越恨眼前抽泣的女人,手上的力度不免的加大了,夏朵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他捏断了,疼的大声尖叫了起来“啊好疼你放开我,湛北哥哥,你弄疼我了”

  “嘭”的一声,门口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撞开,夏锦荣夫妇看到屋里面的画面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就晕倒过去。“聿湛北,放开朵朵。”夏锦荣怒声如钟,上前一步将女儿的手臂从聿湛北的手里抽出,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交给了妻子吴芳。